歡迎您來到南水北調東線江蘇水源網站! 2019年11月6日 星期三

首頁> 媒體報道> 新聞詳情

中國新聞網:南水北調背后:江水奔流千余公里入京 調度24小時值守

發布時間:2019-10-21 閱讀:183 次 分享

  總干渠全長1276公里,途徑900余公里渠道工程、27座渡槽……一滴水,從湖北丹江口水庫流出,到進入普通北京市民的家中,工程技術人員攻克了重重困難。

  如今,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全線建成通水已經4年多時間,北京累計接收丹江口水庫來水超過50億立方米,直接受益人口超過1200萬。然而,千里調水背后的故事,卻鮮有人知。

  南水北調紀念碑。 中新網 張尼 攝

  江水奔流1276公里入京

  時間倒退到4年多前,2014年12月12日,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全線建成通水,當月27日,來自丹江口水庫的清澈江水,一路向北奔涌,進入北京城的千家萬戶。

  作為世界最大調水工程,南水北調工程中遇到的許多難題,也都是世界級的。

  以中線一期工程為例,該工程于2003年12月開工建設,從丹江口到北京總干渠全長1276公里。

  在這1276公里中,渠道工程902公里,鐵路交叉工程51座,倒虹吸工程102座,渡槽工程27座,公路交叉建筑物1237座,這些僅是干線涉及的工程。

  江水流入北京的路線,起始北拒馬河,經房山區,穿永定河,過豐臺,沿西四環路北上,至頤和園團城湖,全長也有80公里之多。

  “除末端有一段約800米的明渠,沿線都深埋地下,采用了全封閉雙線管涵輸水,每天來自丹江口的水都在我們腳下奔流。”北京市南水北調調水運行管理中心技術負責人王有卿介紹。

  她告訴記者,為了迎接南水進京,工程采用了一種新型的鋼性管材——PCCP管(預應力鋼筒混凝土管),并且專門設計了內徑4米的超大管徑,單根管就重達78噸,北京市內一共鋪設了22000根。

  “這是國內是首次運用這么大管徑的PCCP管,在世界范圍內也是少有的。”

  但想把這么大口徑的管材運送到北京,并且順利埋入地下,并不是件易事。

  這期間,為了解決道路限高等問題,技術人員專門為運送管材設計了專用的拖管車,并破解了大口徑PCCP管輸水、近距離下穿城市綜合交通樞紐等一系列難題,可以說創造了多個奇跡。

  南水進京的路線末端,有一段約800米的明渠,在這里可以看到奔流的江水源源不斷涌入。中新網 張尼 攝

  全市直接受益人口超1200萬

  作為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中最先受惠的城市,北京的老百姓也享受到了實實在在的便利。

  過去,北京三杯水中有一杯來自密云水庫,可用的水源只有三種:地表水、地下水,再生水,此外,北京還面臨著平原地區地下水位也持續下降的問題。

  但來自北京市水務局的數據顯示,2014年底以來,北京市平原地區地下水位持續下降的趨勢基本得到遏止,且從2016年起實現止跌回升,三年累計回升2.72米,儲量增加13.9億立方米。

  此外,截至9月5日22時23分,北京累計接收丹江口水庫來水達到50億立方米,水質始終穩定在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II類以上,全市直接受益人口超過1200萬。

  “如果你有留心觀察,就會發現,現在我們打開水龍頭,能明顯感受到水壓增加,水的口感也比以前更甜。”

  王有卿說,作為一個普通市民,每天起床打開水龍頭的一瞬間就已經能感受到變化。目前,南水有70%供到自來水廠,提供居民生活用水,每天入京的水量大約在370萬立方米。

  此外,江水進京后,密云水庫開始“休養生息”,水庫蓄水量不斷抬升,也有利于庫區生物多樣性和區域水源涵養。

  數據顯示,通過集中回補水源地,加大水源地涵養力度,累計向潮白河、雁棲河、永定河平原段等水源地回補地下水6.4億立方米,促進了水源地的涵養修復。

  另外,通過新修建的密云水庫調蓄工程累計向水庫輸送南水近4.5億立方米,助力水庫蓄水量增至26.78億立方米,提高了北京市水資源戰略儲備。

  負責調度的技術人員24小時不間斷值守。中新網 張尼 攝

  調度人員24小時值守

  把南水成功引入北京后,工作人員并不是萬事大吉。在北京市南水北調調水運行管理中心,每天都有技術人員24小時不間斷值守,以保障工程的安全運行。

  作為負責人的王有卿,這幾年已經連著在崗位上值了3個除夕夜。

  “全天都要有技術人員在調度室嚴密監控水情數據,實施5班4運轉,各個管理處要2小時向我們匯報一次數據,互通情況。”她說。

  之所以要有人實時監控各項數據,是因為南水進入北京以后,全部轉入暗涵,尤其是還有56公里的PCCP管輸水管涵。在水的運行過程中,會有上下游波動,由于壓力不穩,嚴重時會產生水錘,可能會對工程運行安全造成威脅。

  “這就需要調度人員及時發現后采取措施,進行流量匹配,以減少問題帶來的影響。”王有卿解釋說。

  除此之外,由于輸水管涵上游接的是渠道,反向也有渠道,降雨后渠道水位上漲較快也會對工程帶來一定影響。因此,每年汛期到來,負責調度的技術人員也都要提高警惕,留意是否要沿線放水,進行上下游協調。

  圖為團城湖調節池,水質清澈。中新網 張尼 攝

  千里調水來之不易

  學習水利專業的王有卿畢業后就進入了水利系統工作,從2005年參與南水北調工程在房山段的拆遷工作開始,她幾乎經歷了南水北調工程在北京段從無到有的全過程。

  在她印象中,最累也是最緊張的階段,就是正式通水以前。當時,技術人員要進行反復測試、出臺調度方案,加班加點對于大家來說是家常便飯。

  “這么長距離輸水的管理模式在其他城市、甚至其他國家都是很少見的,所有管理體制、調度模式,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,能建立起這樣的制度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。”王有卿說。

  如今,王有卿的家中也喝上了來自丹江口的水,因為長期從事水利工作,她自己也有了個“職業病”,就是對用水特別“摳”。

  家里能循環利用的水一定要利用,洗菜的水舍不得倒掉,要留著澆花,水龍頭開大了也會往回擰一下。不光是自己這樣做,她還會帶動家人一起節水。

  “因為太了解這些水對于每個北京市民意味著什么。千里調水來之不易,每一滴都值得珍惜。”王有卿說。

(轉自中國新聞網)


備案序號:蘇ICP備16032068號
Copyright ? 2018南水北調東線江蘇水源有限責任公司
聚宝鹏拖管赚钱